拔牙记完了当然是整牙记啦

我是早就想整牙的了。我有一颗下面的牙很明显地突进去,和其它牙不在一个面上,可能是长牙的时候被其它牙挤的。好不好看再另说,对吃饭肯定是有影响的,挺不舒服的。我从小有点地包天,我妈就教导我“用勺子掰牙”。简单来说就是把勺子放到上牙与下牙之间,就像杠杆原理一样,用手对勺柄施加向下的力。此时勺子就会把下牙往里顶,同时把上牙往外顶。但掰牙之前我下面那颗牙貌似还没突进去,所以我严重怀疑那颗牙就是小时候掰牙掰进去的。

但不管怎么说,牙病也是病,是病就要治。因此,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去过好几次北大口腔医院,魏公村的和西什库的都去过。但是正畸的医生都说年纪太小,脸部的骨头还在长,不让做正畸,要等发育完了再治。

春节过后,我决定再去一次,毕竟都快十七岁了,应该可以正畸了。

还是西什库的北大口腔医院,我倒是也没想着非要矫牙,就是抱着检查下试试看的心态挂了个号。

还是三楼的正畸科,我妈早已不记得,我却差不多能闭着眼走过去。我这个就是记路记得很熟,去过一次的地方即使过几年也能记得。

不过出乎我意料,医生是电脑随机分配的。其实是情理之中,但整个矫牙的过程需要两年左右,而医生在整个过程中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矫牙的顺利与否基本取决于大夫。虽然之后想想觉得其实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但是当时还是觉得有种命运被安排好的感觉,很迷。

大夫说我的脸部已经基本发育好了,牙是可以矫的,还问我要不要顺便做个小手术整个下巴之类的。我是肯定没做的了,因为当初想矫牙也不是说要为了美观,主要是想好好吃饭。

矫正之前的准备工作还是很繁琐的,拍片、验血、咬模型……然后还要拔牙。令人费解的是,前面几项明明感觉可以一天之内就完成,或者说大夫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尽量在一周内完成。但时间上来来回回跑牙医就跑了好几趟,不知道是效率太低还是另有原因。

拔牙这个事倒是浪费不少时间,左右的智齿都要拔,拔完还要恢复。过程很惨,具体可以看博客里面的拔牙记。

真正开始矫牙时已经过去了两个月,高二都快过完了,不得不说时间真的是飞快流逝啊。

与拔牙相比,矫牙真是轻松多了。基本上只需往牙椅上一躺,长大嘴就可以了。除了口腔肌肉有被拉伸的微痛,就没有其它感觉了。一开始还说要打钉子,我以为又要像拔牙那样打麻药,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我也并不清楚到底打没打钉子。

整个过程时间上倒是比拔牙要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