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还记得十年前的我沉迷穿越火线,甚至我家长加我下楼看飞机我都没下去。而现在的我,顶着成吨的作业和期中考试,半夜十二点在寝室盯着小小的笔记本屏幕看。

大学

转眼间我已经到加拿大两个星期了,本来想每天都发点什么这边零零散散的生活,但也因忙碌放弃了。今天是周五又恰巧是中秋节,有时间静下来好好写点东西,简单叙述下这几天的生活再写点感受吧。

最后一次

睡着觉对我来说并不简单,每天晚上都要在床上躺上一阵才能睡着。醒着的时候脑子总爱想些东西,或者说思考些问题,静不下心。不过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躺在床我那张小床上思考了,明天凌晨四点半我就要起床赶飞机去加拿大了。以后还回不回来,房子卖不卖,床还在不在,我都说不准。

一转眼我快要去上大学了,是个总结一下我对自己的认识的好机会,既写给自己,又写给即将认识我的新朋友,当然也写给老朋友们。

毕业旅行

一年前的高二暑假,我就想着高考完和初中同学毕业旅行,虽然我们从始至终没提过“毕业旅行”这四个字。高中生活太压抑了,当时我们都算是天天忙于学习,建了个群说出去玩,也没觉得就真能去,更多的是聊聊天云旅游爽一下。日本应该是大家都很想去的,但理性告诉我们这不大可能。其它地方或许也不错,但是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欲望——风景大多都交通不方便需要自驾,方便到的地方能玩到的北京也差不多有。聊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最后只达成了高考后再说的共识。

高考

我不用高考,但从小到大的朋友同学基本都要考,所以还是挺在意的。我希望他们能上好大学,全是清华北大这样的不现实,至少对得起他们的水平以及三年的时间。

到底去哪个UW呢

大学申了不少所,但最终录了的只有两所UW——美国的华盛顿大学西雅图与加拿大的滑铁卢大学。即便只有两所,最终去哪也很难下决定,毕竟对未来影响很大,那就一边写一边下决定好了。

萬古流芳

人总是要经历生老病死,即便是世界上最长寿的人也只活了两个甲子。至少从法律和医学上讲,开具死亡证明就是死了。不过大多数人还有朋友同事儿女孙子,能在他们的心里再活上几十年。有福气的老人能撑到四世同堂,曾孙那代还能留下点记忆。但也就到曾孙那代了,等到曾孙去世,老人恐怕就只剩下族谱上的名字了,甚至直接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从古到今那么多人,留下名的能有多少呢?

我永远喜欢橘瑠衣

我这个人不喜欢经常换头像,认为头像昵称之类的和最好像名字一样。所以我的ID哈陆lu或者Halulu从小学就一直都没换过,这几年用的头像也一直是言和。但我说实话是不太满意的,首先这个头像和我本身没啥关系,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我觉得很好看还不会和别人撞就用上了。有网站以后就发现这张图缩小到一定favicon的尺寸就看不清了,白色的头发和背景一样也挺烦人,就很想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