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我忽然发现,自己成了个“现代人”。

“你终于醒了。”熟悉的声音从耳旁响起。

我抬头一看,这不正是我在唐朝的旧友——杜甫杜工部。他现在正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拿着手机,简直就和外面的现代人一样。

杜甫看着我诧异的眼神,倒了杯酒,笑了笑,说:“别那么奇怪,现在咱俩可都是‘现代人’了。”他一边喝酒,一边给我讲他在现代的所见所闻。

我拿起手机,上网看看最近的新闻。但一篇奇怪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震惊!李白一千三百年前的神预言,五亿人都知道了,你还不知道吗!”。

什么?我可没预言过什么啊,我带着好奇心点开了文章——

马航飞机失踪,李白早有预言。不信?请看他的《腾云》一诗:

马腾驾祥云, 航行阔海郡。 失于蓬莱阁, 踪迹无处寻。

把首字连起来,就是“马航失踪”。神奇啊!

我看了以后疑惑不解,我并不记得自己曾写下这首“预言诗”,忙倒了杯酒,拿起手机,向杜甫问道:“杜工部,你可曾记得我写过这首《腾云》?”

杜甫接过我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看了看手机上的字,笑着对我说:“我不曾记得你写过这首《腾云》,而且这首诗文字粗糙、语序混乱,肯定不是‘诗仙’写的。”

我接着往下看,下面还有一首《日本》。

日暮苍山兰舟安, 本无落霞缀清倍。 去年叶落缘分定, 死水微漾人却亡。

我看完这些诗,才明白原来是有些无良编辑乱以我的名义写诗,吸引不知道人来看。我心中很生气,向杜甫说道:“这些人竟然以我诗仙的名义乱写诗。不行,我一定要去讨个公道!”

“你先别生气,他们只不过是‘恶搞’罢了,”杜甫又笑着对我说,他走向书柜,给我拿来了几本“高中语文必修三”,一遍翻一遍对我说,“来,看看我是怎么被学生们‘恶搞’的。”

我看了看,就在杜甫的古今七言律诗之冠——《登高》边,他自己的画像,竟然被涂鸦成各种各样的角色——有正在扣篮的篮球明星,有弹着吉他的流浪歌手,有拿着狙击枪的士兵,甚至还有全身铁甲的钢铁侠。

“怎么样,画的还不错吧。”他又喝了口酒。

我却更加生气了,把酒杯重重地砸到桌上,说:“现在的人都这样随意‘恶搞’我们,这简直就是侮辱!走,我们去找他们讨个公道!”

杜甫又笑了笑,说:“这不过是现在的年轻人压力太大,他们以一种符合现代意义的娱乐形式来传播传统文化。这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坏处,而且娱乐的形式还能更好把传统文化融入现代生活,更好地传播传统文化。人们以你的名义写诗不过是因为你的名声大,人人都知道,只是他们娱乐性太强,诗写的太差,但正好可以通过写诗来提高知识水平。涂鸦我的画像倒是也能提高学生们的创造力,而且——他们还把我画的挺帅,又什么可生气的呢?”

“那好吧,看来我也只好同意了,”我和杜甫碰了个杯,一饮而尽,“不过,他们也要把我画的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