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古代名人归隐的背后只是一种消极避世的心理,是懦夫的行为,还把“田园归隐之乐”当作“懦夫之乐”。并以此批判以陶渊明为首的古代归隐名士。

但我并不这么认为,陶渊明的归隐不只是消极避世。虽然他所生活的是个社会环境动荡,朝廷政治黑暗的时代,归隐肯定也有他对现实的无奈。但同时,陶渊明归隐也是他对这个社会的一种的反抗。

陶渊明出身于没落的官宦家庭,有他自己的局限,想要靠为官来直接反抗这个社会是不可能做到的。他的曾祖父陶侃虽是寒门出身,但却凭借自己的能力,以战功不断升迁,最后官至大司马。陶渊明的政治军事能力显然比不上陶侃。但他的文学天赋远超常人,所以他用文字来表达对社会的不满与反抗。

《桃花源记》描绘了他理想中平静和谐的社会, 同时反对批判了当时的社会。桃花源中人的生活,与外界并无太大分别,一样是“往来耕作”,“屋舍俨然”,所不同的是,桃花源居民能和睦相处,“怡然自乐”,生活在自由自在的状态中。他更向往这样的社会,他远离世俗,正是因为他认为现实社会所依赖的社会制度,恰恰是人们不能幸福美满生活的根源。一切政治制度都是多余的,是破坏和平安宁的根源。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退一步说,陶渊明从小就向往自由的生活,为官本身就是因为“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他从最开始就没有什么雄伟的志向,又何来懦夫之言呢?他所向往的,不过所无拘束,自由的生活罢了。陶渊明归隐田园之后的生活还是挺苦的,每天劳累的农业生产的结果不过是“草盛豆苗稀”,五个儿子还不怎么不争气。但他依然没有后悔归隐或者回去做官,这不恰恰是真正的勇者的作为吗?他敢于为了自己内心的追求而付出代价,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勇者。

“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