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又湿又冷,空荡的屋子里只有一根细如银针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芒。我躺在冰凉的草席上,空洞的眼睛发着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是个太史令,本应该在朝中记载史事,编写史书。可谁又料到,我碰上这样一个皇帝呢?

我刚开始撰写《史记》时,武帝就曾翻阅《孝景本纪第十一》和《今上本纪第十二》,认为我的叙述有意贬损他,龙颜大怒。命人削去了我那可怜的书简上的字,还把这些书简都扔掉了。万万没想到啊,祸根就从这里埋下了。

几个月前,李陵主动请求出击匈奴,结果兵败被俘。武帝震怒,满朝文武都认为李陵叛降,全家当诛。但我平时与李陵私交甚好,深知李陵不是叛国投敌的人。李陵兵败投降定是因为矢尽道穷,救兵不至。我本来为他辩护几句,没想到武帝却更加生气了,他不顾我太史令的官位,直接以“诬罔”的罪名直接判我死刑。他肯定以为我是借李陵之功,诋毁这场战争的主帅——他宠姬李夫人的哥哥李广利。进而批评他用人不当,造成军事失利。再加上之前我在撰写史记时,内容有贬损他的意思,才在大怒下将我投入牢狱。

现在我被判了死刑。我一生为官清廉,没发用钱赎罪,难道我堂堂太史令,竟要以腐刑替代吗?那还不如被判死刑算了。哎,谁叫我说错话呢?早知道当初就闷声写书,不为李陵辩护了。

“嘭!”想到这,我不禁用拳头锤了下地。

“太史令,您没事吧?”狱卒赶紧跑了过来。

“我没事,”我瞥了他一眼,“我只是想到即将受死刑,不能完成对父亲的承诺,心中愤愤不平罢了。”

“您不是……可以用腐刑替代死刑吗?”他低声问道。

“嘭!”我又锤了下地,不知是羞辱还是愤怒,向狱卒吼道:“难道我堂堂一个太史令,竟要受腐刑不成?!”

“可是……”,他低下了头,“只有腐刑才能让您活下来,完成您父亲的遗嘱,完成史书啊。您是知道的,不少古人都是遇到挫折后才奋发成功的。”

我怔住了。回想往昔,我祖上在周朝时就世世代代为史官了,父亲也一直把修撰史书视为自己的神圣职责。弥留之际的父亲把我叫到他的身边,跟我说:“今天子接千岁之统,封泰山,而余不得从行,是命也夫!余死,汝必为太史,无忘吾所欲论著矣。”

我当时跪在床前,泪水浸湿了衣服,回答道:“小子不敏,请悉论先人所次旧闻。”从此便下定决心秉承父亲的遗志完成史著,把历史传承下来。我现在面对困难,怎能轻易退缩呢?

我把腰直了起来,用有神的眼睛凝视了狱卒一会,说:“是啊,文王拘于囚室而推演《周易》,仲尼困厄之时著作《春秋》,屈原放逐才赋有《离骚》,左丘失明乃有《国语》,孙膑遭膑脚之刑后修兵法。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父亲的遗嘱还未完成,历史还需要我去记载传承,我不能就这样死了啊。”

我站起了身,走到书筒堆前,双手捧起了一卷书,轻轻叹了口气:“哎,都是为了你啊。”

多年后,我在坚忍与屈辱中完成了《史记》,完成了父亲的遗嘱,把历史传承了下去。哎,都是为了你啊!

提纲

  • 人物:司马迁,狱卒,武帝

  • 主题:为了历史的传承

  • 故事概述

    1. 继承父亲遗志,“一定把父亲编纂历史的计划全部完成”,写《史记》。

    2. 司马迁撰写《史记》时,汉武帝翻阅《孝景本纪第十一》和《今上本纪第十二》后,认为司马迁的叙述有意贬损自己,不禁勃然大怒,命人削去了书简上的字。但司马迁没有因此动摇,继续写。

    3. 为李陵辩护后被判死刑。在狱中,狱卒鼓励他活下来并完成史记。

    4. 司马迁接受腐刑后,完成了史记。都是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