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举报事件发生前,刘文展并不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2016年,刘文展以优异的中考成绩,考入江西省于都实验中学,成绩排在全年级第20名。因此,他是学校的“免费生”,不需要缴纳高中的学费资料费以及被刘文展举报的“补课费”。

今年3月,刘文展多次给国家信访局等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因为“很多同学交不起学费、补课费就辍学了。”他第一次举报之后班主任找他谈话,他认为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了,于是再次举报,内容除了“违规补课收费”外还有“泄露个人信息”。9月新学期开始前,班主任给刘文展的母亲发了一条劝退信息:“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事件发生后,刘文展索性不去学校了,在闲鱼上卖起了手机。他将自己因举报被劝退的遭遇发布在知乎上,引发舆论和媒体强烈关注,这才有了我们所看到的新闻。对此,校方回应称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且称“该生自由散漫,无心学习,处于青春叛逆期”(和我们老师说我一样)。

9月19日20日,于都县教育局与学校多次派人到刘文展家中,劝他回学校继续学业,校方代表向他道了歉,但他很倔强,换句话说叫坚定,拒绝返校。

说实话,刚看到这条新闻的我是十分震惊的,并不是说我觉得社会多么黑暗或是怎么样(因为我早就知道了),而是说有一个叫刘文展的高中生,年龄与我相同,可能也是个还未步入社会的小毛孩,却有勇气和恒心去写举报信并正面对抗。换做是我的话,应该是不敢这么做的,谁不知道枪打出头鸟呢?刘文展知道,但依然站了出来。当有人问他“这件事你害怕吗”时,他说:“我要是害怕的话,能做出来吗?这件事情一直让我很淡定。没什么值得害怕的。”这是真正的勇士,是刘文展这个人真正让我敬佩的。我们可能是跪久了,站不起来了。

再说这件事本身,恐怕傻子都知道被劝退的刘文展和被解聘的班主任都不过是最底层的背锅侠。而校长、教育局、背后的利益集团以及千疮百孔的社会制度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补课的学校满大街都是,违规收费的也不少。去北京信访没出火车站就被拦下的人数都数不清。这个事件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上层不知民意,下层不知上意,中层干部胡作非为。上层领导再高瞻远瞩也无济于事,何况实际情况比想象的还糟糕呢?

靠自己一个人对抗体制是无比艰难的,体制中的个人实在太过渺小。这个事件所反应出的问题其实大家早都知道,毕竟中国还是个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需要我们每个人甚至几代人的不断努力才能改变。

刘文展说:“我要去华强北,等赚够钱了就自己出国留学。我现在在咸鱼上有卖手机的生意,一个月能赚到几千块,我已经几年没有跟爸妈拿过钱了。这只是梦想。现在我每天都在读书,而且希望将来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希望未来能出国留学。”(其实我也想出国)

尽管这个社会千疮百孔,但我还是要努力去改变,谁让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