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应该和我军训时候写的日记一样流水账吧。

Day1

今年春节回奶奶家是几个月之前就决定好的。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回奶奶家还是2010年的事情了,这么算下来有六七年没回去了,所以决定下来后我也一直盼望着。甚至由于票不好买,我在期末考试后16号去学校听老师讲了讲试卷,拿了趟作业就走了。而17号不上学,我又正好买的17号的票,就干脆请了18-20号的假,还被班主任和年级主任批判了一番……不过确实不应该请假。

火车票买的是Z1北京西到长沙的硬卧票。我已经很久没去过西站了,上一次去的时候还是家门口7号线没开通的时候,去西站坐地铁。北京西站在我的印象里就是脏乱差,到了那里也确实是这样。

在排了10分钟队以后,我们终于进了检票口。从月台上面俯视火车还是给我感到很震撼的。虽然都是绿皮车,但是我想,一个普通人,他要工作多久,才抵得上这一辆绿皮车呢?

走在火车外面,自然把目光投向了车内。我突然意识到我买的不是软卧票,床铺是三层的,还可能没有插座。果然,等我进入车厢,安置好行李,想找个地方放电脑写点东西的时候,竟一个插座都找不到。后来问乘务员才知道整列车只有三个插座,在床铺外坐着的地方,而现在外面又坐满了人,只好等人少点再写了。

现在是17号晚上9点半,车上已经熄灯了,明天再写吧。

Day2

可能是因为火车上一直在摇晃并且空间狭小我不能乱动,在火车上很快就睡着了,而这一晚也睡得很舒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四点就醒了一次,不过看了下表很快就睡着了。

早上6点半,车厢里的灯突然就亮了,我睡在上铺,眼睛里灯只有二三十厘米,吓了我一跳。这点起床的人很少,我赶紧床上外衣就下床洗脸刷牙,拿着电脑就跑到座位上写,就像我军训的时候一样。窗户外面是一片黑茫茫,偶尔能看到几盏路灯发出的微弱的黄色光芒。我一边看着窗外一遍写着。渐渐的,起床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一抬头,看见窗外的天空变白了,地上也是一片雪白,远方常常能看到几栋白色的房子,这时应该就是清晨了吧。

早上8点到站,出站后直接就上了公交,一路都很顺,8点半就到了汽车站。

到了汽车站以后,各种摆摊的,各种拉人的,特别乱,我赶紧拿着行李就出去找地方吃饭。还好有一家麦当劳,随便吃了点,看了看手机,就差不多到10点了。

我们买的汽车票是10点的,我们不到9点50的时候就放好了行李上了车。有个中年男人要在中途的某个地方下,但是这辆车是加班车,不从那个地方过,就一直在那说说说。再加上车上一直没坐满人,到十点半才发车。

路上是很无聊的,手机还上不了网,只能睡会觉,听会歌,看看沿途的风景,消磨消磨时间罢了。

但路途中有个小插曲,中途要在一个站停车,但有几个乘客非要在还不到站的时候下车。结果半路停下,刚开门,后面突然冲出来个小面包车,车上下来几名执法人员,制止了我们。结果我们又开了好远,才到那个车站。路上那辆面包车一直跟着我们,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钓鱼执法?

到了终点以后,我们准备打车回家。但由于奶奶家门口好多买菜的,出租车都不愿意来。无奈,只能叫了个三蹦子,10块钱6里路。

坐在三蹦子里,我的目光一直投向窗外,感受这个小县城的变化,与自己印象中的比较。有些变化很大,比如街上多了很多高楼,多了很多商铺。有些还是没变化,比如到处摆摊的菜贩子,还有那些老房子和老人。

终于到家了,奶奶一直在门口等了我们一个多小时,现在爷爷奶奶都住在二层了,一层出租给了一家人。突然感觉奶奶家并没有我记忆中的那么好,甚至感觉有些破旧。我和妈妈整顿好行李,吃了顿饭,就出去转了转,想寻找我小时候的记忆。

外面下着雨,路上有些泥泞。房子还是那些房子,可惜有些人已经不是那些人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家每户门口都有一口井,有的门口还种着些蔬菜,感觉人们都是乐呵呵的。我突然意识到,这样生活的生活也是一种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与乐趣,挺神奇的。

现在奶奶家已经没用井水和煤了,现在都用自来水和电热器。爷爷奶奶正坐在电热器旁烤火,我倒是不感觉怎么冷。

然而到了晚上,没了太阳,瞬间感觉到了东北(虽然我没去过),我坐在电脑前面,浑身瑟瑟发抖,手腕都快冻僵了,感觉坐电热器旁烤火。晚上来了几个亲戚,有个小时候一起玩的,但我已经认不出了…

就当我在晚上玩GTA线上的时候,突然停了电,屋子里又黑又冷,任务做了半天都白打了。无奈,只能接了盆热水,洗洗睡了。

过了半个小时,来电了,但此时已经九点了,一天的旅途太累了,只好洗洗睡了。

Day3

半夜没睡好,太冷了…电褥子很短,腿都伸不直。我平时喜欢侧着身睡觉,后背都是冰凉的…

早上吃过饭,我准备打开电脑打盘CSGO,就在马上要赢的时候,又停了电。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一边写日记一边等电来了。

其实不应该说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就快9点了,随便干了些啥就11点了。今天是爷爷的 的龙凤胎的百天,请客吃饭。正好停电,我们就出发了。

路上碰见了大爷爷(就是爷爷的哥哥)的一家,我还能认出大奶奶,感觉很亲切啊~

不得不说,武冈这里的饭味道还都很不错的,我这两天吃的都挺好。但我觉得这里的空气不是很好,虽然不像北京似的天天报表,但也是有污染的,然而我在这里好几天连一个戴口罩的人都没看见,好像这个城市就我一个人戴口罩一样。

下午回家的路上剪了个头,把口罩摘了就咳嗽了好几声…

晚上原来邻居家小伙伴从大学回来了,我本来想弄一个她家路由器端口映射,结果一不小心恢复出厂设置,上不了网了。

Day4

今天起早的也挺晚,9点才吃完饭。早上起来先去把邻居家网络弄好了,结果楼上的网又坏了…

上午和妈妈去了一个十年前(应该是)去过的一个老城墙,上面种了很多菜,和记忆中的一样,这种找寻到记忆的感觉很好~

回来后发现奶奶家的网络电视有一根宽带,我测试了下发现可以连接互联网,就是把DNS屏蔽了,访问不了 ,机智的我开了SSR(可惜只有美国cn2),就可以在家里上网了,但是信号和网速都不太好。

下午二叔一家回来了,带弟弟去看了下上午看的城墙,感觉人多点才有过年的气氛啊。

晚上帮楼上看了看网络,应该是路由器的问题,只能等技术人员来修了。

去邻居家蹭了蹭网,把我的科技服弄好了(今天在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弄端口转发),准备明天录了视频。

Day5

夜里弟弟闹肚子了,还吐了七八次。

一上午都没干什么事情,下午转了转旧城墙,溜了一大圈。

吃完晚饭后开始录MineCraft,遇到很多问题。

晚上10点多爸爸回来了。

Day6

一整天就在学GO,玩CSGO,录MineCraft。

邻居家的小伙伴的妹妹来我们家玩来着,和我弟弟玩UNO玩得很开心。

Day7

今天去了邻居家在乡下的农场, 农场养了几百只羊、猪、鸡、鸭。

在乡下的生活也是一种生活啊,这是一种自由的生活。

回家了路上有件有趣的事。我们坐的车算是短途客车,可能是私营的。刚上车没多久就遇到一车警察,上来检查了下人数,看了下司机的证件,就让我们走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开走了以后,售票员立刻掏出手机,给人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们刚才那个地方有交警检查,司机也是看到一辆对面开来的车就打开窗户说一句。我看见窗户外面停了好几辆“满载”的客车,原来是查超载的。

司机看到对面的车就说句“在XXX(交警在的地方)”,看来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没见过,挺有趣。

//这天的故事有心情在补上

Day8

今天一天没干什么事情,学了学Golang,玩了玩游戏,弄了弄网站,逛了逛武冈。

晚上十一点多四叔一家回来了,开车开了十多个小时。

Day9

今天去了趟水库,爬了爬山。

水库还挺大,还有游船和快艇,我们叫了个快艇。但果然我还是晕船,所以没上快艇,只在岸边玩了会迷失岛。

路上看到无数垃圾在大街上焚烧,水里面漂浮着各种各样的垃圾,但我似乎也无感了,就连在公交车上抽烟的我都懒得制止了。

回家以后继续Golang+CSGO+网站。

Day10

上午去祭祖了,又烧又砍的。

下午姑姑一家回来了,我只能把电脑从书房撤出到客厅了。

傍晚去了个亲戚家,又吃了好多好吃的,感觉这几天吃的所有东西都比北京的好吃。

Day11

今天大年三十。

上午去大爷爷家,还和印象中的一样。

中午吃饭之前打了打台球挺有趣。

重点在今天下午。

我们昨天去乡下祭祖的时候,在亲戚家拿了写木炭和稻草,准备在家里烤点东西吃,我们回家的时候就放到家门口放柴火的地方了。

然而就当我和两个弟弟今天下午准备在门口烤东西的时候,发现我们昨天拿的东西都不见了,门口有刚刚烧过的痕迹,边上不远处有两三个小孩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走过去一看,果然在烧我们的稻草,我赶紧过去制止,然后忽悠他们帮我们找燃料。

当我们用石头堆好坑的时候,准备把从家里拿的芋头扔进去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孩(咦?)突然问我:“过新年你们怎么就吃这个啊?”

“啊?对啊,”我一遍弄火堆一遍说,“怎么了?”

“你们太穷了吧!过年就吃这个,要不要去我家吃大餐啊?”

他这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停下弄火堆,重新打量打量了他。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普通小孩,七八岁的样子。从头到脚都很普通,手里黑黑的,看起来很脏——就是个普通小县城的小孩。但我突然想逗逗他。

“嗯嗯,我们很穷,只能吃这个了。”

他突然跳起来,用那双脏手抓住我的衣服,往他们家拉,说:“啊呀你们太可怜了,快去我们家吃大餐吧,有烤鸡吃。”

这把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小孩这么没礼貌,赶紧把他拽一边去。

“你们过年就吃这个,快去我们家吃大餐吧!”

我没理他,过一会火烧起来了,我掏出手机照张相,想发个空间,这小孩又来了,说:“哎?你们这么穷,哪来的钱买手机啊?”

我有点烦了,说:“捡的,就在河边的井边上,还有一个呢,你快去捡吧。就在过了河那口井边上。”

(其实我并不知道那边有没有井)

那小孩好像还真信了,拉着几个小弟往河边走。

我刚松口气,准备好好弄弄火,那小孩又来了。

“小伙砸,来帮我们扇扇火,我们要去捡芋头了。”

“你们太可怜了,我帮你扇扇吧。”

我被烟熏得眼睛疼,回屋里玩了会手机。

过了会我准备出去用井水洗个脸。刚洗完,要戴上口罩。那小孩突然一把抓住我的口罩,要抢走。我赶紧拽了回来,但还是没来及,留下了个黑色的印记,还是内层。

可能这里的小孩就这个素质吧。

后来奶奶说这里熊孩子就这样,素质很低,让我们别理他们。

晚上春晚没意思。

Day12

大年初一。

早上起来准备准备就去寺庙了,一共去了两个庙。第一个应该没去过,第二个我小时候去过,在山上,有印象。我对宗教向来不敢兴趣,但是奶奶信佛,还花了不少钱。我对此没什么感觉,叫我拜什么我也会跟着拜。虽然不信,但是还是要尊重。

中午吃饭之前没事干,带着两个弟弟跑到山上的竹林挖笋,后来叔叔们也来的,但是忙活半天就没找到。

中午吃素,主食是竹笋馅的水饺,原来她们都挖没了…

下午继续码代码,忙死。

晚上有个没啥素质的亲戚来,又抽烟又说爷爷做的饭不好吃,总之很没素质,惹得爸爸很生气。

Day13

起床没多会就去亲戚家了,在周围的山逛了逛没什么好玩的,亲戚家里有块两亩半的橘子果园,盖了几栋房子,挺好的。

中午吃的饭超级好吃,虽然样式还是那几样。尝了口他们自己家酿的米酒,刚入口是苦的,就没多喝,过了会还感觉挺好233

回家的路上聊了聊,如果把北京的房子卖了可以在别的城市买个更好的房子还剩个几百万,为什么非要留在北京呢?

回家后继续码代码,忙死,到现在作业一笔没动。

哎真的太忙了,每天都没闲着,视频又断更了,思考那篇坑还没填一半呢。

Day14

早上就吃鸡汤, 又给了我个大鸡腿,他们好像都不爱吃鸡腿?

上午去祭祖,上次是奶奶家的,这次是爷爷家的。

那座山我还有印象,路旁有一条小溪,原来姑父告诉我这溪水比北京的自来水干净得多。但是现在,溪里的水已经不见了,路旁只剩下一堆垃圾正在焚烧。

早上吃的太好,所以中午我带着弟弟就在门口烤红薯。

晚饭的时候有亲戚来。

晚上我打了几盘麻将,挣了30¥。

Day15

今天出去拜年。

第一家吃了水果喝了茶还给了100¥红包。

第二家给了100¥红包。

第二家是原来的县长,现在在新城区有栋6层的房子,收藏了好多石头,有的价值几十万,还有两栋房子专门用来放石头…

第三家之前路过过,是个老奶奶,上次给了只鸡。因为我们几个孩子一去老人肯定要给红包,所以奶奶就没让我们去,结果老奶奶还是给了我们红包,好像是40¥。

第四家我们也进去,好像给了30¥。

第五家我们吃了甘蔗,瓜子,午饭吃了好多肉,给了48¥红包。

吃午饭之前我们四个小孩打了会麻将,我一把都没和,还好没算钱。吃完饭我和了3把,一共挣了55¥。

总之,拜年就是鬼子进村,各种吃、各种喝、各种拿。

回家以后接着打麻将,这几天一共挣了160¥。

晚上楼上一家回来了,邻居家的小伙伴和阿姨也来我们家,照了些全家福,不过没一张完美的。

是的,每次大家一起照相都没有照过完美的,无论是家人还是同学。

照片找好发还是个问题,想办法搞一个同步工具吧。

Day16

早上6点姑姑一家就开车走了。

我是快9点起床的,所以没来得及送…

早上爸爸告诉我一会要出去做客。

然后我就一直等…

然后告诉我12点出发…

所以我一上午就什么都没干…

不过上午有件有趣的事,主人公有稍小年纪的弟弟(二叔的,下面简称小弟)和稍大年纪的弟弟(四叔的,下面简称大弟)。

爷爷买了几个烤红薯,我吃了一个,小弟吃了两个,大弟忘了233

最后大家吃完还剩一个红薯,大家都不想吃了,大弟也说不吃了,小弟说那我吃吧,但大弟让谁吃就不让小弟吃(这不是没事找事嘛),结果小弟吃了一口,大弟直接跑过去夺走红薯就往地上摔。

当时大家都在边上,四叔狠狠骂了一顿,大弟一直哭,小弟也眼睁睁看着到嘴的红薯进了垃圾桶。

这件事是怎么解决的呢?大弟一直哭,四婶在边上讲道理,但他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还在边上嘴硬,四叔也在边上说两句,教育教育。

最后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那两个小孩又和好了,开始一起打我。

我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今天太晚了,回头再说吧。

中午去吃饭的地方是昨天的第一家,由于姑姑一家走了,所以我们只能一部分人走着去了。

饭还挺好吃。

下午去打了会乒乓球,也有件好玩的事。

我们是差两分钟三点过去的,要了两个台子,想打一个小时。大概还差两分钟一小时的时候,店员过来告诉我们时间快到了,要不要接着打,我们说不打。

穿好衣服出去结账,结果钱刚给过去,店员告诉我们有一张台子时间跳了,就是说多计时了,要多交钱。

我们当然不乐意了,但店员在那解释,说电脑里的时间已经跳了,她只停了一张台子,她也没办法,说让我们再在那一个台子打半个小时。

我们很气,在和店员理论,但她一直在边上用“我也没办法”解释。我意识到问题在于她只是个打工的,这几块钱是她要承担的,所以就给老板打了个电话。

之前接触过老板,还是个挺不错的人。

所以,打了个电话问题就解决了。

这件事告诉我,有的问题是理论不出来什么的,有问题,就先想办法解决嘛。

回到家也4点多了,随便折腾两下就吃饭了。

结果我们刚吃完饭,奶奶出去做客回来,她拿的一大串钥匙就找不到了,我们几个人出去照了一大圈都没找到,里面还有邻居家的钥匙…

结果最后我们打麻将的时候爷爷在奶奶的包里面翻到了钥匙…

今天运气不好,晚上打麻将输了90¥,现在就剩70¥了…

哦对了,现在写日记的时候问奶奶才告诉我她今天没吃晚饭。

姑姑一家走了以后感觉都不热闹了,像是走了好多人,屋子里面死气沉沉的。

现在是晚上22点24分,姑姑一家还没到,堵了一天了,但愿能在24点之前到家。

Day17

凌晨0:15分姑姑一家到家了。

上午好像没干什么事情…

中午楼上请我们吃饭,去的地方应该是这里比较豪华的了。

晚上请别人来家里吃饭。

晚上打麻将,赢回来点。

Day18

早上起来爸爸做四叔一家的车去长沙了,早上其实我醒了,听见他们说话来着,但是没起床。

上午出去城楼那边转了转,吃了点铁板鱿鱼。

还去了过桥的一个地方,边上是光明小学,小时候在边上买过小手枪。

下午和弟弟跑到边上的操场打了会羽毛球,跑了跑步。

晚上帮二叔弄了弄可能跟我一个岁数的笔记本。

人少了,感觉没有过年的感觉了。

我们订的是2月8号的火车票,二叔家是2月6号的,所以我和我妈先在2月6号去长沙,玩两天再回北京。

Day19

今天家里依旧很冷清。

上午看了看Beego,下午玩了一下午GTA5。

晚上又去大奶奶家吃饭了,最后一顿大餐。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感觉人少了以后心里就怪怪的,像是在等着离开的那天一样。

年味,最重要的还是人啊。

奶奶家的房子有4层,是和一个邻居一起盖的。原本是一层一边一半,二层是我们的,三层是他们的,四层也是一人一半。

但现在,由于这边只有爷爷奶奶住,所以把一层我们那边租给别人了,虽然过年这几天那家人不在,但我也没什么往一层里面看,也不想看——因为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突然觉得,过年就应该大家一起来,再一起走。

而且我这个人只要周围人一少就会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可能只是人多让我暂时忘记吧。

晚上睡觉之前妈妈告诉我奶奶想让我们再住几天。

我一开始有些惊讶,但又想到,谁不愿意让孩子在身边待着呢?

爷爷奶奶也是挺伟大的,把这四个孩子都送出去了。

但我留在奶奶家又能干些什么呢?

可能陪在身边就够了吧。

Day20

早上八点闹钟准时响了,可是我太懒没起,还是弟弟把我叫起来的。

早上又吃米饭,还有好几个菜。

收拾好行李以后,我把家里都照了一遍,可惜一楼里面的门是锁的,没进去照。

九点半车就来了,小面包车,有时就停在我们房子下面。

一路的景色都还可以,天空中下这小雨,雾蒙蒙的。

下午两点出的高速,还算一路顺风。

快三点到了酒店,订的全季的快捷酒店,环境什么都还可以。

二叔一家是晚上九点多的火车,先把行李放在我们的房间。

去边上的一个叫大碗厨的饭店吃了一顿,撑死,都不用吃晚饭了。

下午走去了五一广场,可惜没走进去就回来了。

路上路过火宫殿,尝了尝臭豆腐,味道一般。

一路上都是雾蒙蒙的,在湘江这头都看不见那头,水天一色的。

晚上七点多二叔一家走了。

Day21

虽然已经离开老家但还是把在长沙的流水账写到这里吧。

早上八点起来,酒店就在岳麓山北门边上,到门口的包子店和麦当劳吃了点东西,九点半准时上岳麓山。

今天的雾比昨天的还大,越往山上走越大,到山顶上能见度大概只有20米,站在路上什么都看不到。

一路空气感觉还可以,周围的景色其实很一般,主要就是锻炼锻炼身体+到此一游,没什么别的。

包括后来去的岳麓书院,也感觉没什么意思,就当是锻炼身体了。

不过练的有点狠,我们下午3点才找到个地方吃饭,我妈都快饿晕了,我的脚底都有点痛,肯定是过因为年这几天没怎么运动。

晚上本来想去看看夜景的,但是外面雨和风还都挺大,没出去。

Day22

早上有小雨,本来想去岳麓山玩个缆车但是没开,所以就去了橘子洲。

我妈还以为橘子洲有什么特殊的“风景”,但不过是江中的小洲而已,而没太怎么逛。

下午又去了趟岳麓山,缆车还没开,我们玩了个滑道,还爬到了最高峰。

昨天雾太大,明明走到了电视台面前缺没看到。

爬到了最高峰,风景还是不错的。

下山的时候已经放晴了,缆车又开始运行了,可惜我们要走了。

候车厅等了一个小时才上了车。

Day23

差几分钟八点到的站,坐公交车一会就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