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西安的明城墙之前,我其实对城墙是一无所知的,仅仅在回老家过年的时候曾路过几次武冈县城的城墙,脑子里甚至没有城墙的概念。虽然仅仅是个小县城,武冈城墙也已经大部分损毁,甚至沦为民众家门口的菜地。但在修复后的城门前,仅存的千米城墙还是震撼了我。高耸的墙、精致的楼、宽阔的道……站在城墙上,眺望远方,我依然能感受到大气雄壮之感。

对老家的记忆早已消逝,深深埋在了心里。这次游学,我其实并不知道会去明城墙,甚至不知道西安有明城墙。而且明城墙也不是这次游学的重点,游览时间远不及延安革命纪念馆、秦兵马俑或者陕西历史博物馆,甚至连游学手册的作业里面都没提及明城墙。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感受最深的就是明城墙(还有碑林,待遇比明城墙好一丢丢)。

下午,大巴开到西安的明城墙前时,我被眼前的城墙强烈地震在了原地。我从未见过如此庞然大物,其对我的震撼远超上午所去的秦兵马俑。我就好像是如来佛的掌心前的孙悟空一样,但我与孙悟空不同,我心里怀着无比的敬佩与虔诚。在那一瞬间,我没有去想什么这城墙有什么价值或者意义内涵,只是觉得它实在是太高大,太雄伟了。

于是我手摸着一块块饱经风霜的石砖,脚踏着一节节穿越千年的石阶,怀着敬佩与虔诚登上城墙。一步、一步,我与石砖砌成的大地渐行渐远,却渐渐深入了千年前的古都西安。站在城墙上,望着墙下的茵茵翠绿、芸芸众生,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却又飞快流逝。

导游开始讲解这城墙的故事,但我的心早已飞出城楼,环绕在城墙之上,想全览长安城的景色。但无奈导游实在是太负责了,不停地给我们介绍西安城墙、大学还有房地产。我们几个本是想骑车绕一圈城墙的,不成想安排的参观不足一个小时,实际活动的时间更不到半小时。别说是绕全城了,就连从东门到南门都不够。租车处前的队伍比城墙都宽,押金又只收现金。潮湿的空气同凌人的太阳逼得人浑身湿透,又有一股奔腾的水流从延河飞起,直捣长安,浇凉了我们炽热的心。

那就用我们的双脚走吧,古时候也没有自行车,还能慢慢欣赏长安城。静下心来环视西安,不得不说,墙里墙外相差甚远。墙外正兴建着几所大厦,可以说是大国都市高楼林立,城内一眼望去却全是树,只有零零散散几栋旧楼。这些旧楼外表看起来有些脏,像是被尘土了覆盖一样,显得格外有历史感。站在东墙上,有一只时间之箭从西射向东,箭身上刻满了几千年的风雨,箭头指向并不遥远的未来。

我们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无不惊叹城墙之壮观,西安在明朝时可能都不算一线城市,竟有如此磅礴之城墙。我忽然想到,北京作为明清都城,肯定也是有城墙的,而且应当是比西安的明城墙更大更宽的。然而我的脑海里好像却不曾有过对京城城墙的记忆,仔细一想,在长椿街附近的二环边上,好像有些硕大的黑灰砖制建筑。一问同学,原来是建国后为了改善交通,便于规划,把北京城墙被拆了。我后来又上网查了一下,北京仅外城墙长度就是西安城墙的三倍。我们走又跑了半个小时,却连西安明城墙的十分之一都没逛完。帝都城墙之磅礴浮现在脑海里,不言而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保留北京城墙对于当时的京城来说肯定并不容易,一百年前的老城难以承载爆炸式增长的人口。城市需要发展,城墙也确实阻碍了城市的发展。但从今日看来,拆除城墙对我们的历史文化产生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老城墙的土地已多被占用,想要在原来的城墙上重建是不可能的,只能吧仅剩的残余整修成遗址。然而好端端的城墙由于人为因素成为了遗址,简直就像圆明园一样。我们几个在西安的明城墙上谈论时,无不惋惜北京老城墙的拆除。我不想,也没有资格讨论拆除城墙是益是害。但我们的历史文化遗产在一次次浩劫中损毁无数,实在是经受不住了。北京的老城墙已经成为一个时代,与我们渐行渐远了。也许有一天,我还会想起北京的老城墙,想起它曾无数次抵抗敌寇的入侵,保护的不仅是京城,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