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觉对我来说并不简单,每天晚上都要在床上躺上一阵才能睡着。醒着的时候脑子总爱想些东西,或者说思考些问题,静不下心。不过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躺在床我那张小床上思考了,明天凌晨四点半我就要起床赶飞机去加拿大了。以后还回不回来,房子卖不卖,床还在不在,我都说不准。

五月底快高考时,我经常看到同学们微信发的各种最后一次升旗,最后一次上操,最后一次上课,最后一次去学校等等。他们好像很不舍,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人生中明明有无数多的最后一次,比如我今天最后一次喝水,这周最后一次打游戏,这个月最后一次去健身,今年最后一次去外地,又或者最后一次用马上要更换的净水器滤芯,最后一次去一个即将搬迁的菜市场买菜。这些都是最后一次,但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对我的高中生活也是,无论是最后一次上课还是最后一次去学校,不怎么留恋,没有什么感受。

为什么那么多最后一次对我而言都没什么意义呢?

我突然回想起五月初我去医院探望我姥姥,我明显的感受到了她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了,所以我每次去都当成最后一次看她。但我到了她床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愿不愿意听,很难过。所以我就没怎么说话,甚至有点想逃避。仔细想想,每次探望病人我差不多都是这样,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想说,表达了自己的善意就想离开。而姥姥病重去探望的那几次,我越来越不知道说什么,越来越难过,越来越想离开。

而今晚,我最后一次躺在我的小床上,我更难以入眠了。我即将离开我的小床,离开我生活十四年的家,独自一人离开生活十八年的北京。也许最后一次只是超级加倍了平时的感情,我本身对高中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所以最后一次去高中也并没有让我觉得多不舍。我平时就很喜欢睡觉,更喜欢在我家的小床上睡觉,所以我不想离开它。

但人总是要睡觉的,最后一次在自己的上床上睡觉意味着明天我在别的地方睡觉,最后一次去即将搬迁的菜市场买菜意味着我下次会去另一家,最后一次用要更换的净水器滤芯意味着马上我就用新的了,最后一次去高中意味着我马上要踏入大学了。时间不断流逝,事件有始有终。与其驻足徘徊在不舍中,不如大大方方向前走,因为今天总会过去,明天总会到来。

构思于己亥七月廿七晚,次日于CX884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