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我们又迎来了新的一年。

好了我不阴阳怪气了,但新年确实应该写点东西。

回顾一下2018

2018年年底本来是想着写点啥总结一下,然而去年总体上我都挺忙的,年初定下的目标没完成多少。

上半年先是寒假去玩了一圈,游记到现在还没填坑(不想填了,感兴趣来问我好了),开学以后就一直忙着学校里鸡毛蒜皮的破事。

下半年忙着各种出国的事,考试又考试,申请的事也全是我自己在做,时间就更少了。

差不多2018年所有对我重要的事都在这三篇博文里了,更多内容可以看我的QQ空间,前提是你有我的好友并且没被我屏蔽。

年前这几天

元旦的时候还比较闲,花了几天边学JS边写了两个小项目。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有大佬指点进步还是挺快的。

学校里期末考试之前要进行最后一次会考(其实还有体育),会考对于我这种想去加拿大的人还挺重要的,所以我肯定要稍微花点时间准备下。

晨曦

回老家本来是已经买好了腊月十八出发去长沙的火车票,但后来又觉得大家都没那么早回去没啥意思。我一看去张家界的机票挺便宜,我妈也一直想去,所以就先飞到张家界玩几天,再坐大巴回武冈。

我是想玩的时候顺便能录个视频,之前买的三向自拍杆又丢了,就特意买了个稳定器。但没多少时间上手又缺少合适的录制环境,剪出来的视频质量不高。

自从去年寒假去玩了一圈我就没正式出门转转玩玩,总想着能出去旅游休息休息,但真正出去了又觉得很累,也许我这个人就是休息不下来的吧。

出国留学英语肯定是不能落下的,之前定的目标里读书的没完成几个。本想着过年前这段时间应该事不多能多读点,但也就把《1984》读了一半,过年就更没时间读了。

归家异途

过年回老家是件挺让我开心的一件事,换个环境住住,吃饭能吃好吃的,还能见见几年没见亲戚。

一如既往,我和我妈是最早回来的。

怕错过大巴,特意起的很早,张家界终于在我们走的那天放晴了,还能看见星星。

星空

车上本来没多少人,一边开一边有人上车下车,这种随叫随停的车对当地人来说还是挺方便的。快到站的时候车上人都已经下的差不多了,司机把我们放到路口,正好去前几天吃的早餐点吃面。

汽车站像是有烟味的北京西站,坐在椅子上还挺阴冷的,但特别适合我看会儿书。

出发之前我看了下导航,基本上是全程高速,司机也说是全程高速。但刚出站和快进站的时候还是走了省道或者乡道,可能是为了方便当地人吧。

导航

我们到的武冈北站是离奶奶家比较远的一个站,走回去差不多要四十分钟,拎着箱子又刚爬完山还挺累的。我记得前年我们回去的时候花了五块钱坐的三蹦子,但今年却根本看不到了,车还没进站成群的汽车摩托司机就围过来了。奶奶家那边有条单行道还有学校菜市场,下午四五点是最堵的,小轿车不愿意进去,摩托车又坐不下,好不容易看见个三蹦子却张口就要十五块。

我当时觉得有点不爽,感觉像是看我们不是本地人往高要价,就直接走了。没想到一辆三蹦子我都再也没见过,最后只能凑合坐个摩托车,挤得要死,最后快到了就直接下来了,司机说十块我最后给了八块。后来想了想,虽然我平时是个挺爱算的人,但我确实也不缺那几块钱,以后还是省点事吧。

城楼

到了城楼我就非常熟悉了,以前到的东站就在边上,走走就到了。

导航是目的地是「四牌路」,要在过了城楼的路口左转,但我记得是右转。准备相信导航左转的时候刚好好奶奶正好在路口右边等我们,差点就走错了,因为我目的地写错了。

街上和我印象中的几乎没变,该卖菜的卖菜该杀鸡的杀鸡,熟悉的不熟悉的感觉。

广告

幼儿园

奶奶家一层那点今年还是租出去了,原来的煤炉不见了,刚进门的房间清爽了不少,那家人应该基本不在那个房间呆着。

爷爷奶奶在二楼住,房间和我记忆中的惊人地相同,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当时我还觉得挺不可思议,不过确实也不需要有变化。

二楼

新鲜的鸡汤没放啥调料,在北京应该已经喝不到了,老家寄过去的鸡煮出来味道也差点意思。

鸡汤

香芋排骨汤也一样,好材料加好厨师再用点心可能就是做菜的秘诀。

排骨汤

我妈去城里转了一圈,两年前吃烤鱿鱼的小店已经换成卖衣服的了。城门边上在修路,看着比原来干净多了。

干净的街

屋子里没人还是没啥年味的,即便是我爸还有二叔一家回来也没有过年的感觉。天气寒冷,我又和弟弟去老城墙转了一圈,其实外面还暖和点。

老城墙

人齐才叫过年

姑姑一家和四叔一家都比较近,七八百和一千三四百公里,开车来还方便点,能带不少东西。两辆车都装满了吃的,我们下去帮忙搬都搬了好几轮。

屋子终于住满了,把麻将桌和平时吃饭的小桌拼到了一块却还是显得很挤,有凳子也没人坐着吃。

两个弟弟只差一岁,IPAD里的游戏都一样,吃完饭就钻到姑姑那屋的被子里联机玩游戏,因为那屋信号最好。

二层只有一个共用厕所,我们屋里虽然还有一个小的但没热水,再加上电热水器功率很低,所以每天早晨晚上都要排队。

虽然没前几天那么自在,但人多才有过年的感觉啊。

第一顿团圆饭

打麻将

刚才看前年写的流水帐才发现我之前回来竟然打麻将了,还赢钱了,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管怎么说,过年肯定是要有娱乐活动的,这么多人除了看电视也就是打麻将了。

唉算了,真不是我不愿意填坑,这部分先不写了,也不是啥重点,以后有缘再说。

玩会电脑

我的两个弟弟平时家长管的比较严,不玩电脑,所以过年玩会我的电脑对他俩来说还是件挺有趣的事。

GTA5我很久以前就半价购入了,但受限于我的电脑性能一直没玩。前年回来的时候老家网络不行,故事模式里做做任务开开车还是挺爽的。这次回来我电脑里是没装GTA的,但我提到前年玩他俩还印象挺深的,就连夜开着电脑下载。

之前任务没做多少,故事内容我都记得挺清楚,云存档可能还回了点档。

两个人都喜欢搬着凳子在边上看我玩,我也不好意思一直自己玩,也让他俩亲手体验试试。不得不说他俩的游戏天赋是真的不如我,虽说平时他们玩的少,但我当年打CS好歹能随便虐专家级的Bot,他们也就只能打打无害的Bot了。

不过他们玩游戏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我也挺高兴。我在「我与MineCraft」中提到过时候看我哥玩罪恶都市,这也算是一种传承吧…

MineCraft他们俩也经常在IPAD上玩,我最近在录「GTNH多人生存实况」,他俩看不太懂也喜欢在边上看,即使他们爸妈并不愿意。我还帮他俩装了B站,又顺手帮他们注册答题,也不知道以后他们会不会看。

那天,小弟正抱着他的IPAD,也许是在看抖音,里面也有不少MineCraft相关的内容。

他笑着,并不算傻笑那种,问我:“你知不知道现在最火的MC主播是谁?”

我们都算零零后,但我知道相差的七年对这个快速发展的社会而言很长,我们接触的东西差了不少。但在我的印象里「籽岷」一直是国内MineCraft相关最火的主播,所以就试探性的回答到:“应该还是籽岷吧?”

“啊?谁是籽岷?”

“……”

烤红薯

弟弟们老打麻将玩电脑可不行,他们还记得我前年带他们烤红薯,今年也想接着来。

其实我也记得,一回去就看到箱子里还有一堆红薯。但爷爷不让烤,说今年的红薯都是坏的,脾气不好又沟通不畅,我就没再提。

赶巧大弟家开车回来带了几个小红薯,可能就是为了烤的,我们那种小柴堆正合适。

奶奶家门口没木头了,去大爷爷家拜年看到边上危房有不少木头,遂取之。

木头

我记得上次我们烤红薯就是在姑父二叔四叔的帮助下完成的,这次我想自己完成,能做个视频更好。

但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火并没有那么容易生,再加上我还同时折腾相机,手忙脚乱的。

没办法,正好姑父又路过来帮忙,把火生好还慢慢加柴,那我就吃现成的吧。

熟红薯

味道真的很不错,外面皮碳化了不要紧,里面的心又软又糯,香甜可口,缺点就是太小了。

一不做二不休,吃完午饭我们三个决定再烤一次,这次要脱离家长帮助完全自己操作。小弟要先上网课,我和大弟先去城门边上的超市买红薯。

高贵的紫薯

不知道为啥这超市还没红薯只有紫薯,价格还挺高,我怕太小不好烤又买了两个大土豆,再在路边摊三块钱买了两斤普通红薯。

低廉的红薯

但我们还是经验不足,上来就用纸点燃过大的木板,导致纸烧没了木板才刚热。

0152-0005

意识到问题后我们准备换小木条,但炭盆有弧度,太短并不容易立起来,也不好着。

0155-0010

再加上下午有大风,每次刚要着就开始呜呜呜地起风,瞬间就吹灭了。

过一会二叔过来指点我们了,灰心丧气的我们失去了继续的欲望,把火烧起来随便埋上炭就上楼打麻将去了。

0160-0020

结果嘛…当然没熟啊

没熟的红薯

晚饭吃饱了我们准备再试试,但之前烧了一天没剩多少木头了,四叔把墙上不知道啥玩意的木头拆了,上面还不少钉子,取下来就能很容易拆成小木条。

失败几次就有经验了,把小木条架空很容易就点起火了。不过太阳已经跑到了地球的另一头去了,外面又没有灯,摄影条件很差。

火

我记得后来我们把红薯放到火上,把下午烧剩的炭直接埋了上去,埋得都看不见火了。弄了几下也不见火星,我认为我又犯蠢把火灭了。就在我重新生火时,小弟发现炭盆突然又冒出火了。当时我被惊到了,并没有照相。

嘛,有些回忆,只能留在脑海里啊。

上楼玩了会游戏再下来,却发现炭并没烧完火就灭了。

没烧完的炭

只有几个红薯是熟的,但也并没有熟透,土豆皮都没热。

自己烤熟的红薯

第二天爷爷把剩下的又重新烤了,但他们并没吃,毕竟自己烤的过程才是最有趣的嘛。

去别人家吃饭

过了除夕就开始天天去别人家吃饭了,但今年去的次数明显比前年少了,以至于GTA5的主线任务我都做了一半了应该。

具体哪家没去我就不提了,但吃饭还是那几样:羊肉鸡汤猪肚汤,香肠血饼血酱鸭。偶尔几家农村的有自己特色的菜让人耳目一新,比如炖带骨头的牛肉之类的,小弟特别爱吃炒牛肉,而大弟爱吃青菜,我比较爱吃羊肉。

虽然菜式都差不多,但每家做的口味都有所不同。即便是一样的吃上一个星期也不会觉得腻,毕竟做的都很好吃,平时在家里也不可能吃到,食材和技术都很重要。

由于我们一大家子人太多,去别人家吃饭都要分两桌,今年我基本脱离了妇孺桌加入了喝酒桌。但我从来不喝酒,需要敬酒的时候我一般以猪肚汤代替,大部分时间我都埋头吃自己的。只有一次我喝了一小口白酒就把小杯子给我爸了,毕竟我还不到十八,不擅长也不喜欢这玩意。

有亲戚换了新房子,从杂旧的老城搬到了齐整的高层,一户150平米的房子比自己家盖的房小了不少,四世同堂的一大家人住起来稍显拥挤。但过年就是要的这种氛围嘛,亲朋好友吃饭前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聊聊天,房间小点还更显得温馨。平时孩子们不在,房间太大反而显得太空。

再多住几天

人来的不快,却走的很快,其实每年能拿出十天已经不少了,三十分之一呢。

姑姑一家那天很早就走了,我还没起床,没想到那么早就走。广东相比浙江北京虽更近,但也深夜才到。

第二天四叔一家要一大早走,我没设闹钟也很早醒了,二叔还挺惊讶。我平时和两个弟弟都是差不多九点才起床,除了爬云山那天大家都早起好像就没早起过了。小弟没有起床的意思,我才明白他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和大弟家的仓鼠再见了。

二叔一家是下午两点多的飞机,吃完午饭再去也来得及,机场离奶奶家很近,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我在爷爷奶奶的脸上看不见不舍,但我知道他们心里肯定是不舍的,要不奶奶也不会到机场送。

所以我就多住几天吧,虽然我也不能为老人们做点啥,但我那么早去衡阳也没啥可玩的,还是家里舒服点。

再去衡山玩玩

买去程机票的时候就考虑要不要去衡山玩,但综合考虑下还是买了去张家界的机票,又看了看回程从衡阳走挺便宜,联航到南苑也离家近,正好去南岳玩玩。

(结果北京下雪延误了五个小时,全用来写这篇了

大部分人到南岳都是去烧香拜佛,我妈说我奶奶从我爸上大学开始就每年都到南岳烧香,她退休金估计一半都用在烧香上了。

我不信佛,但也不反对信佛,正常就好,老人家开心就好。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爬山,顺便再去南岳庙看看。住宿普遍比张家界要贵,我随便选了家便宜的地方住。

大巴没有直达的,要去衡阳中心汽车站转一下,这次的大巴没之前来的时候新,憋了三个多小时。

车站到住处要走十多分钟,一路上全是各种香行,我当时还很惊讶竟然有这么多家,就连我们住的酒店都卖,供给是不是太多了。

第二天上山我就明白为什么了,一大半游客的手里都拿这香,而且是一袋一袋的。淡季人也成群成群的,和张家界不是一个量级的,缆车要排三个小时的队。

我之前以为那些香和家里烧的差不多,没想到竟然是直接往炉子里丢的,带着塑料袋一起烧,我说怎么上山的时候味好大。好不容易下雨空气质量是优我都没带口罩,估计戴上也没用。

祖师殿

山上云雾缭绕啥也看不见,只有庙和冰挂,越往上越不好走,索性到南天门就下山了。

游客和当地人的素质都和张家界没法比,路上的大小垃圾先不说,山里明明防火区严禁吸烟却差不多一半的人都抽烟。景区大巴只开到半山腰,上面结冰不开,各种汽车摩托车就跑来拉客,路上全是汽油味,和焚烧的塑料味混在一起甚是酸爽。

上山时候的大巴25块是到半山腰的单程票,另外坐大巴坐缆车还另外收费,淡季门票还80块。相比之下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淡季门票才60多块,景区环保车全免费还能玩四天。

总之,这个环境我是以后不会再来了,即便还没登顶。

新的任务

开头说去年的任务没完成多少,没时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以「年」为单位的目标完成起来没啥动力,制定的时候也难以预料都后面会发生什么,所以我打算改成以「月」为周期。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农历的,农历也同样适合用来制定目标,不过己亥正月已经过了一半多了,在加上自己还没收到录取还要准备别的东西,就稍微少点好了。

以后就每月写篇博文,然后在那篇博文里写任务目标,每月结束再更新完成时间。

另外就是之前有一些我个人难以掌控的目标,比如和小伙伴们出去玩,这次就先写一些自己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吧。

名称 类别 复杂度 完成时间
《1984》后一半 读书 5 20190304
欧几里得竞赛模考 学习 5 20190306
yitu - 基础功能 开发 5 20190226
Tools - Encode 开发 6 20190305
完成这篇博文 博客 3 20190225
完成「我与MineCraft 博客 7 20190302

唔,勉强算任务完成吧。《1984》最后那个Newspeak没读完,模考刚才也没有完整写完因为我觉得应该要先做熟悉一下,yitu现在刚刚能用,Tools的Encode还算满意,再加上UrlEncode和Base32就差不多了,两篇博文也只是完成的状态,还可以更好。今天晚上睡觉想想下个月的任务,明天准备给博客换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