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语文老师让我们读了《与绝望抗争:寻求正义的3300个日夜》。这是一部轰动整个日本的纪实文学,讲述的是日本第一起未成年人判处死刑案。具体情节我就不细讲了,来说说我认为书中所谈论的三个问题以及我的思考。

  1. 如何对待未成年人犯罪

    文中的罪犯犯罪时的年龄是18岁。在日本,20岁时才算成年,所以一审法官根据《少年法》判了“无期徒刑”。而“无期徒刑”只需要在狱中待满7年就可以释放了,这对于杀了两人且毫无悔改之意的未成年罪犯肯定是不合清理的。而有些未成年罪犯正是故意利用这类法律条文保护自己,肆无忌惮地犯罪。

    但我认为也不能取消对未成年罪犯的保护,确实有很大一部分未成年罪犯是在他人的诱导或者逼迫下犯罪的,大部分罪犯也是有悔改之意的。问题在于如何在保护与承担责任间权衡,我读完书感觉作者是偏向承担责任的。

  2. 死刑是否保留

    法律规定各种犯罪所应受的刑罚的主要目的不在于惩罚,而在于预防犯罪,通过死刑的威慑力让打算实施犯罪的人打消念头或避免更深的伤害。但死刑是不可挽回的,万一判错错杀了人就再也无法挽回。我国曾出现过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等已执行死刑冤案。这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虽然这背后可能存在司法腐败,职务犯罪等因素,且大部分冤案是在我国司法还不健全时发生的。我相信随着社会与文化的不断进步,死刑会越来越少但不会消失。死刑是对社会秩序的震慑,是对犯罪成本的警示,是对法律的敬畏。我们要做的不是如何惩罚加害者,而是如何预防犯罪,如何保护被害者。

  3. 法律与舆论道德的关系

    在文中,罪犯F的辩护律师团使出了各种手段为了让F减罪——故意不上庭甚至是编了哆啦A梦的故事。律师团所做的一切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是可笑的,荒谬的。但我自己想想,律师受当事人的委托依法辩护,天经地义。虽然手段上不太正大光明,但确实是合法的。在法院上,法官是根据法律而不是舆论或道德判决的。法律并不一定代表道德上的正义。即使法律与大众舆论道德相矛盾,法官和律师也应按照法律办事。法律并不是天生就完美的,大众舆论道德要做的是修正法律。

参考文章